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trike id="phffr"><i id="phffr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</dl></strike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 <strike id="phffr"></strike><listing id="phffr"></listing>
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noframes id="phffr">
<th id="phffr"></th>
首页|热历史|史海钩沉|口述史|学者客厅|生活史|历史剧谭|重回历史现场|专栏
《国家人文历史》杂志|读城中国|资讯|文史视界|佛教文化|特别关注|文艺大家|读书
热 词长征 鲁迅  毛泽东 林彪 蒋介石 斯大林 邓小平 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 甲午战争 核潜艇
人民网>>文史>>学者客厅

李白《静夜思》在流传过程中有?#30007;?#35769;误?

张立华

2018年04月26日11:32    来源:解放日报    手机看新闻
打印网摘?#26469;?/a>?#22363;?/a>分享推荐           字号
除了是诗仙的名篇之外,李白的《静夜思》通俗易懂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因素。不管男女老幼,不论文化高低,无需注解,都可以读明白。可是,这首通俗的诗似乎经不起推敲。

李白的《静夜思》是背?#26032;?#24456;高的一首古诗: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除了它是诗仙的名篇之外,通俗易懂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因素。不管男女老幼,不论文化高低,无需注解,都可以读明白。可是,这首通俗的诗似乎经不起推敲。
  

躺在床上能举头低头?

  有解读认为,这首诗的意境是这样的?#28023;?#21069;)两句描写的是客中深夜不能成眠、短梦初回的情景。这时庭院是寂寥的,透过窗户的皎洁月光射到床前,带来了冷森森的秋宵寒意。诗人朦胧地乍一望去,在迷离恍惚的心情中,好像地上铺了一层白皑皑的浓霜。再定神一看,周围的环境告诉他,这不是霜痕而是月色。月色吸引着诗人抬头一看,一?#24535;?#23071;素魄正?#20197;?#31383;前。秋夜的太空是如此的明净!这时,诗人完全清醒了。
  对这样的解释,质疑者颇多。?#28909;?#26159;“短梦初回?#20445;?#37027;一定是在床上躺着。正常来说,躺在床上是没办法“举头”和“低头”的。?#35789;?#19981;说“举头”“低头”的问题,当时的窗户一般是糊纸的,既没有玻璃,也没有塑?#29616;?#31561;透明的东西,人在屋里举头又怎能望?#20581;?#19968;?#24535;?#23071;素魄正?#20197;?#31383;前?#20445;?br />   再说,如果是睡在床上,那一定是在房间里。房间里怎么会结霜呢?按生活常理,只有在可能下霜的地方,人才会联想到霜。屋里什么时候也不可能下霜,为什么诗人在屋里会“疑是地上霜”呢?因此,还有人断定,诗中的“床”肯定不是睡床。
  ?#28909;?#35799;人能够“举头”“低头?#20445;强?#23450;是坐着或站着的。在古?#27827;?#20013;,床不但有卧具的意思,还有坐具的意思。但是,对这种坐具究竟是什么,也有不同的看法。有人认为是小?#39318;櫻?#26377;人认为是胡床,还有人认为是马扎。这样一来,李白在院子里不管是坐在?#39318;?#19978;还是坐在马扎上,“举头”“低头?#26412;?#37117;不再受到限制了。
  这样解释并?#25970;?#26377;问题。不论坐在?#39318;?#19978;,还是坐在马扎上,这些物件都在人的屁股底下。不说眼前、面前,却偏偏要说屁股底下的“床?#20445;?#24656;怕是很不合情理的。同时,说诗人在院子里静坐,那月光应该洒满院子,而不应该只在“床前”。诗人单说“床前明月光?#20445;?#38590;道整个院子的地面?#29616;?#26377;“床前”才有月光吗?这显然不?#19979;?#36753;。
  于是,又有人提出,这里的“床”应解释为“井床?#20445;?#23601;是井上的围栏。《静夜思?#35775;?#32472;的是:朗朗月夜,诗人倚井栏而立,仰望着高悬夜空的秋月。月光似银,洒落在井栏四周,脚下一片霜色。还有人认为,井床不是井栏,而是辘轳底座。可不管是井上围栏还是辘轳底座,非圆即方,或近似方?#29627;?#21738;个方位算是“床前”呢?
  有人又提出了新的观点,说“床就是建筑物下高出地面的台基?#20445;?#20294;这个解释也未必合适。首先,台基同样是非圆即方或近似方?#29627;?#21516;样难以确定哪个方位算是床前。其次,台基这个意思太过生僻,以通俗易懂著称的《静夜思》会用如此生僻难解的“床?#20445;?#22914;果这里的“床”真是台基的意思,那直接用台前这个词,不是更通俗么?用不着这么绕吧!

  诗题中的“静”属于赘字?

  其实,这些问题大多是因版本流传而造成的。清代洋务派代表人物张之?#27492;擔骸?#30693;某书宜读而不得精校精注本,事倍功半。”教育部颁布的《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》也强调,阅读古代典籍,注意精选版本。而原生态的李白《静夜思》,?#38745;?#20250;引发这么多争议。
  现今传世的李白集,最早的版本是?#38382;?#21051;印的三十卷本《李太白文集》。其中,《静夜思》并无“明月?#20445;?#32780;是这样的:床前看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。在这个?#38382;?#26412;《李太白文集》中,诗文凡有异文之处,均予以标出。但《静夜思》中没有标注任何异文,这就是说一开始就没有“床前明月光”和“举头望明月”这样的诗句。
  蜀地是?#26410;?#25919;治文化的中心之一,当时的蜀刻本是颇为有名的刻本,应该不会在一首短诗中刻错两个字。此外,我们还可以通过其他版本的李白集来证明这一点。例如,宋杨齐?#22270;?#27880;、元萧?#21475;S补注的《分类补注李太白诗》,南宋洪迈编选的 《万首唐人绝句》,明万历二十七年序刊本林兆珂编注的《李诗钞述注》,明胡震亨注的《李诗通》,清王琦注的《李太白全集》等,它们的《静夜思》与?#38382;?#26412;完全相同。
  现代人整理的李白全集有四种,即《李白集校注》、《李白全集编年注释》、《李白全集校注汇?#22270;?#35780;》、《李太白全集校注》。在这四种全集中,《静夜思》的原诗也以?#38382;?#26412;为是,但校注都存在一些问题。
  例如,诗题《静夜思》都没有出校勘记。而王士祯《唐人万首绝句选》和沈德潜《唐诗别裁集》,诗题《静夜思》均作《夜思》。为什么要删去诗题中的“静”字?莫非是他们也认为这个“床”不能解释为卧具?因为如果“床”不是卧具,而是坐具或井栏、井台等,那“静?#26412;?#25104;了赘字,当然要删去。
  又如,都认为首句作“床前明月光”始于王士祯《唐人万首绝句选》和沈德潜《唐诗别裁集》,第三句作“举头望明月”始于《唐宋诗醇》。其实并?#20392;?#27492;,在此之前早已有这样的版本了。就资料来看,“明月”最早见于明代李攀龙所编的《唐诗选》。这要比《唐人万首绝句选》和《唐诗别裁集》早100多年,比《唐宋诗醇》和《李诗直解》早近200年。
  李白《静夜思》在流传过程中的讹误,远不止这两处“明月”。元人范德机《木天禁语》(伪书)、明李攀龙校《新刻木天禁语》(明格致丛书本,明万历刻本)、明万历间谢天瑞所辑《诗法》(复古斋刻本),首句均作“忽见明月光?#20445;?#31532;三句均作“起头望明月”。
  到了清代,影响颇大、流传甚广的唐诗选本有王士祯的《唐人万首绝句选》、沈德潜的《唐诗别裁集》、乾隆御选的《唐宋诗醇》和?#21051;?#36864;士的《唐诗三百首》等。王士祯和沈德?#20445;?#26082;是著名诗人,又是诗歌理论家,而且都身居高位。因此,后出的《唐诗三百首》便沿袭这几种选本。《唐诗三百首》 后来居上,编定之初就“风行海内,几至家置一编”。这样一来,两处“明月”的《静夜思》便进一步普及开来。

  “望月思乡”有模仿痕迹?

  有观点提出,两处“明月”的《静夜思》胜过原作。
  清王尧衢《古唐诗合解》云?#26680;?#26412;作“看月光?#20445;?#30475;”字误。如用“看”字,则一“望”字有何力?可为什么首句用“看?#20445;?#21518;面的“望”?#24535;?#27809;有力呢?语焉不详。而且,王尧衢所说的“他本”显然不是《静夜思》的原作,所以他只提及异文的“看?#20445;?#32780;没有提及异文的?#21543;健薄?br />   王尧衢在“举头望明月”下还说?#21512;?#26159;无心中见月光,尚未举头也。因“疑”而有“望?#20445;?#36930;举头而有见,明月高如许,方醒是身在他乡也。上文已质疑过,诗人身在室内“床前?#20445;?#22914;何得见“明月高如许?#20445;?#19968;个“床”?#24535;?#23475;得注家纷纷乱解,还谈什么“通俗晓畅?#20445;?br />   有人认为,?#36873;?#24202;前看月光”改为“床前明月光?#20445;?#26159;为了合乎绝句的平仄格律。其实,李白的这首《静夜思》是新乐府,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五言绝句,无须合于平仄格律。宋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、?#38382;?#26412;《李太白文集》、明翻宋咸淳本《李翰林集》等,都?#36873;?#38745;夜思》放在“乐府”诗中。
  即便是按照五言绝句的平仄格律来衡量,“床前看月光”属于首句入韵平起平收式,即“平平仄仄平?#20445;?#20063;并非不合格律。改成“床前明月光?#20445;?#21017;变成了“平平平仄平?#20445;?#21453;倒不合一般格律了。至于?#36873;吧?#26376;”改成“明月?#20445;?#24179;仄并没有发生变化,更与格律无关。
  近代知名学者、诗人俞陛云说李白《静夜思》“前二句取喻殊新”。这“殊新”的取喻就是以霜比喻月光,但这取喻其实并不“殊新”。在《静夜思》之前,已有很多人用过类似的比喻。例如,散漫秋云远,萧萧霜月寒(南朝宋鲍照《和王护军秋夕诗》);霜月始流砌,寒蛸早吟隙(南朝齐谢朓《同羁夜集诗》);关山陵汉开,霜月正徘?#29627;?#21335;朝陈阮卓《关山月》);夜月如霜,金风方袅袅(南朝齐谢超宗《郊庙歌辞·齐雩?#26639;?#20843;首·白帝》)。
  进一步来看,两处“明月”的《静夜思》,不仅以霜比喻月光不“殊新?#20445;?#32780;且其他三句也有模仿的痕迹。例如,明月何皎皎,照我罗床帏(汉朝无名氏《古诗十九首》);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汉西流夜未央(三国?#32752;?#19989;《燕歌行二首》);昭昭素明月,晖光烛我床(三国?#32752;?#30591;《乐府诗》)。这与“床前明月光?#20445;?#20309;其相似!
  特别是,三国?#32752;?#19989;《杂诗二首》中的“仰看明月光”“绵绵思故乡?#20445;?#19982;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?#20445;?#26356;是如出一辙。如果从两处“明月”的《静夜思?#26041;?#24230;来评价,李白不过是一个攒诗的桥段高手而?#36873;?#36825;样一首诗被颂为千古第一绝句,还说是读者的集体选择和审?#26469;?#36896;,是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了?
  事实上,明“后七?#21360;?#39046;袖、文坛盟主李攀龙说太白“五七言绝句实唐三百年一人?#20445;?#26126;末清初书画家周珽说 《静夜思》“妙绝千古?#20445;?#35780;的都是《静夜思》的原诗,而非两处“明月”的讹本。

  真实意境:出世遁世的彷徨

  古人评诗,多虚空廓落、大而化之,对《静夜思》的评价也是如此。为什?#27492;?#26159;“唐三百年一人?#20445;?#20309;以“妙绝千古?#20445;?#21407;生态的《静夜思》究竟好在哪里,妙在?#26410;Γ?br />   明文学家胡震亨说:“读太白乐府”如果“不参按(李)白身世遭遇之概?#20445;?#23601;不知道李白乐府诗的因事傅题、借题抒情之本指,就无法理解李白乐府诗的选材剪裁之妙和巧铸灵运的匠心。
  唐玄宗开元八年,20岁的李白初游成都,当他行至离成都还有40里的新都地界时,恰逢礼?#21487;?#20070;许国公苏颋到成都出任益州大都督府长使。李白到苏颋休息的驿站?#27934;?#27714;见,并呈上新作《明堂?#22330;?#21644;《大猎?#22330;罰?#28145;得赏识。苏颋拟到任后上表向朝廷推荐,不?#26174;?#21040;身边僚属的强烈反对,理由是李白出身商贾,不是世家弟?#21360;?#20013;国?#38498;?#21021;便规定,商人不?#20040;?#19997;绸?#36335;?#19981;许持有武器,不得?#20439;?#36710;辆;商人的子孙后代不得做官,不许购买土地。唐朝虽然放宽了禁?#30591;?#20294;没有完全解除。李白经国济世的梦想,就这样第一次被打破了。
  开元十三年,李白“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?#20445;?#20174;三峡出巴蜀,开始了宦游生活。先是到达江陵,拜识道教大师司马承祯。?#28216;?#21017;天到睿宗、玄宗,司马承祯屡次被征召入朝做官,但他都固辞不就,因而名气极大。司马承祯见李白不忘苍生社稷、志在匡济,便告诉李白,等事君荣亲功成名就之后再来天台山找他。?#26434;?#21496;马承祯的忠告,年少气盛的李白并没有真正理解。他认为,司马承祯是一只希鸟,而自己才是真正的鲲鹏。
  此后,李白历洞庭、庐山,到金陵,广事交游,轻财好施,?#21543;?#37329;三十馀万”。开元十?#21738;甏海?#26446;白抵达扬州,到处干谒求仕,却始终没有遇到伯乐。这年深秋,李白得了一场大病,而钱又花光了,于是困于逆旅之中。
  这天晚上,夜已经很深,所有的喧嚣都归于宁静,人们都进入梦乡,可诗人夜不能寐,想到这几年自己的遭遇,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,于是就在床前看着窗外的月光发呆。他就这样一直呆呆地看着,不知看了多久,看来看去竟然把月光看成了地上的白霜。这可真是?#20843;?#30693;心眼乱,看朱忽成碧”啊。这时,诗人突然感?#20132;?#36523;冷飕飕的,抬起头来?#23545;?#26395;去,明月已经衔?#20581;?#22825;都快亮了。这月亮看似离山很近,可如果你来到这座山上后会发现,那月亮?#20013;?#22312;另一座山尖上。
  其实,月亮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这就像一个人的政治梦想那样,有时看着就在眼前,可当你抓取的时候,它却忽然间邈远了。李白似乎明白了这一?#26657;?#20182;低下头来深深地思念着自己的故乡。可故乡远隔千山万水,床?#26041;?#23613;如何回得去?即便回得去,又有何面目见家乡父老?于是,诗人又陷入出世和遁世的彷徨之中。这便是《静夜思》的真正意?#22330;?br />   此前,李白在峨眉山结识了光相寺客僧仲濬,有?#20197;?#35835;《陈子昂集》,对文章之道有了新的认识。他深味:文章之道在于风?#20999;思模?#35799;是要言志的,而且要用比兴的形象思维来言志,不能像写散文那样直说。否则,写山水只是山水,写花鸟只是花鸟,那就成了后来苏东坡所说的?#30333;?#35799;必此诗,定知非诗人”了。
  如果说《静夜思》的“志”只是思乡,那这“志?#26412;?#26159;直说了,并没有用比兴的形象思维,当然算不得好诗。?#23548;?#19978;,《静夜思》的比?#24605;?#20026;深?#30591;?#37027;是诗人在?#20581;?#24535;”之间的徘?#29627;?#26159;苦闷愁思,是两难的选择。地上的月光并非优美的景致,诗人也不是?#35789;?#20040;月光,而只是百无聊赖、苦闷彷徨的一种无?#38395;徘病?br />   李太白就是李太白,诗仙就是诗仙。这首易懂难解的《静夜思》,无疑是?#26377;?#20048;府向盛唐绝句过渡时期的一篇佳作。正可?#21073;?#20048;府绝句四句新,比兴言志妙绝伦; 静夜一思传千古,世?#26174;?#26080;谪仙人。
  (作者为中国出版集团编审)

分享到:
(责编:张淑燕、周斌)

更多>>

北京赛车pk10软件安卓版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trike id="phffr"><i id="phffr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</dl></strike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 <strike id="phffr"></strike><listing id="phffr"></listing>
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noframes id="phffr">
<th id="phffr"></th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trike id="phffr"><i id="phffr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</dl></strike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 <strike id="phffr"></strike><listing id="phffr"></listing>
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noframes id="phffr">
<th id="phffr"></th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