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trike id="phffr"><i id="phffr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</dl></strike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 <strike id="phffr"></strike><listing id="phffr"></listing>
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noframes id="phffr">
<th id="phffr"></th>
首页|热历史|史海钩沉|口述史|学者客厅|生活史|《国家人文历史》杂志|资讯|重回历史现场 |读书
热 词长征 鲁迅  毛泽东 林彪 蒋介石 斯大林 邓小平 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 甲午战争 核潜艇
人民网>>文史

老大夫的听诊器——记首届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金学曙医生

2019年04月08日19:32  张硕  来源:人民网-传媒频道    手机看新闻
打印网摘?#26469;?/a>商城分享推荐           字号

原标题:老大夫的听诊器 

首届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金学曙医生

2014年春,我认识几十年的一位老大夫去世了。听到消息的时候,往昔的记忆,瞬间带我回到了60年代的北京城,回到了天桥那个温暖的院子,过去的我唯一的家。

记得她的遗物里,有一枚小小的听诊器,金属部分已经氧化发黑,沉淀着岁月和风雨的痕迹,毫不起眼。

现在的医疗条件提高了,各大医院什么样的先进设备都有,这枚陈旧的听诊器,看起来确?#23548;?#38475;得有点儿可怜。

可在半个世纪之前,在条件艰苦的建国初期,没有电脑,没有CT,很多时候病人主要依靠的,是大夫的医术和责任心。听诊器的主人,这位那时还年轻的老大夫,多少次仅凭这一枚听诊器,结合自己敏锐的观察和悉心的问诊,做出正确诊断,救治了多少干部群众,让他们重新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中去。在老大夫手里,这不起眼的听诊器,也曾经作出了不小的贡献呢。

 

人民日报王府井大街117号旧址

这位老大夫,来自江南水乡,自1950年来到北京,进入人民日报社,与人民日报社同呼吸共命运,直至2003年81岁才真正退休,整整为人民日报社的干部群众服务了半个多世纪。

在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里,这段时光是转瞬?#35789;?#30340;。但在人生的涓流中,这段时光,已是一生。每天清晨7点前,这枚听诊器就要跟着主人一起,带着提前蒸煮消毒好的注射器,先为有需要的患者上门打针送药。接着,这枚听诊器,要在社医院和老大夫一起辛勤工作8小时。等到下班后,等到周末了,它?#19981;?#26159;不能休息,因为老大夫还要带着它,到各个宿舍区义务出诊。

天桥宿舍、豫王坟宿舍、煤渣胡同、北蜂窝宿舍、王府井报社……在这些地点之间,无论寒冬酷暑,无论刮风下雨,无论黑夜?#23383;紓?#32769;大夫吃力地骑着车,一个人走了许多许多漫长的路,还好,有听诊器的陪伴,她并不孤单。

老大夫从不离身的听诊器,有一些珍藏了很多年的回忆。

建国初期,?#25112;?#20837;报社的老大夫还是青年,作为当时社医院唯一的女医生,细心的她一下子就发现铸字车间有好几个同志?#35760;?#20013;毒了,工厂的劳动卫生和工业卫生存在问题。老大夫?#25512;?#19978;自行车,向北京市卫生局和东城区卫生防疫站?#20174;城?#20917;。在他们的指导下,老大夫逐一给大家体检,进行去铅治疗,还建议工厂领?#20960;?#37325;病号营养补助,终于把工厂的铅中毒问题彻底解决了。

在河南?#26029;馗尚?#26399;间,老大夫作为派驻?#23578;?#30340;医生,除了给?#23578;?#23398;员看病,还义务给缺医少药的当地农民看病。那时农村条件更加艰苦,很多需要专业产科医生接生的产妇没有条件去医院生产,大人孩子都命悬一线。老大夫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那时已经50多岁的她,主动要求去协和医院接受产科培训。产科专家林巧稚医生,看到老大夫这把年纪还在认真学习,有些好奇,一?#20160;?#30693;,她是要回去为贫苦农民群众服务。林巧稚紧紧握着老大夫的手说:“好,那我?#24378;?#24471;好?#23186;?#20320;!”

这些回忆深埋于时光的沙漠里,就像老大夫泯然于千万个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之中。听诊器,联结着患者和他们深深信赖的老大夫,诉说?#36865;矗?#32838;听心声,也不断地默默积累着无数只属于它自己的记忆。

在我的记忆中,老大夫的样子,总是一身白大褂,?#36947;?#25918;着听诊器,和蔼地微笑着,细心地询?#39318;牛?#20687;我的母亲,像我的姐姐,像那种你很容易忽略的,口渴时一杯清澈的淡茶,燥热时一阵清凉的微风。

 

人民日报社天桥宿舍

一次又一次在春天里,我的回忆乘着温软的风,带着渐渐老去的我,回到老房子老院子的每一个角落,我留?#37011;?#20204;略带陈腐气息的温馨,我知道,那就是我的家。

那枚也在渐渐老去的听诊器,还静静躺在老大夫白大褂的衣?#36947;鎩?#23427;也知道,那里,就是它的家。

报社的老人们,偶尔也会想起老大夫,怀念他们跟老大夫的关系,怀念建国初期那段筚路蓝缕却激情燃烧的岁月,念叨着,金大夫给我?#24378;?#30149;那会儿啊……

北京赛车pk10软件安卓版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trike id="phffr"><i id="phffr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</dl></strike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 <strike id="phffr"></strike><listing id="phffr"></listing>
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noframes id="phffr">
<th id="phffr"></th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trike id="phffr"><i id="phffr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</dl></strike>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trike id="phffr"><dl id="phffr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 <strike id="phffr"></strike><listing id="phffr"></listing>
<ruby id="phffr"></ruby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/span>
<span id="phffr"><noframes id="phffr">
<th id="phffr"></th>